来自“中级法院”的“传票”

前几天下午,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。电话是语音自动发来的,说是长沙中级法院有我的一张刑事传票,今天下午到期了。如果我不按时处理,将会依法执行。最后告诉我,如果有不清楚的,可按“9”键,电话将转到长沙公安局。
我一听就知道这又是一个骗局,只是找错对象了。对于这类所谓的“公安、法院、银行”的诈骗电话,我见多了,也戏弄过骗子几次了。如今这骗子又送上门来,当然得好好玩下。
我按下“9”号键,很快,一个显得很有礼貌的男声说他是长沙公安局的,问我有什么事要帮助。我告诉他,我刚接了一个电话,说是我有个传票,不知道是什么回事?他问我姓名,我便杜撰了个“王大勇”给他。他又问我的身份证号码,我又编了个给他,并把年龄编为1949年出生,因为我知道这类骗子所感兴趣的都是老年人。而对于年轻人,骗子得手的成功率是很低的。
他听了后,说要查一下,看是什么案件。我只听得一阵敲击电脑键盘的声音。只是,这敲击的声音也太夸张了,是一同速频率的连续声。玩过电脑的人都知道,查资料主要是用鼠标点击,哪有不停地敲键盘?但骗子主要是要造成一种正在查找的假象,只要让对方听到就行。也许,他面前根本没有电脑,只有一个破键盘。
很快,他告诉我,是有一个刑事案,说是我的一个农业银行的卡上有一笔消费7689元,是长沙市农业银行芙蓉行起诉我的,传票号码2518,要我在下午5点30分前到法院接受处理。否则的话,法院将强制执行,从我的银行卡上扣去这笔款。
对这破绽百出的骗招,稍有点法律知识的人就懂,银行对消费的款,如果卡里有钱早已扣去了;如果是透支的,那也只是民事案,哪还用得银行以刑事案起诉?而如果卡里没钱,法院将如何从卡里强制扣除?
我故意装糊涂,说我没有农业银行卡,也从来没到过长沙,不可能到那里消费。他就问我有没有把身份证借给别人或是丢失,让别人冒用我的姓名开的卡。我说这些都没有。他说那你如果不去说清楚,钱到时会扣的。我说我没卡,那张卡不是我的,要扣也扣不到我头上。
其实,骗子的招数是固定的,先吓唬你,然后骗出你的卡里的钱。如果被骗的人正好手上有张农业银行卡,那下一步就会叫你转到一个所谓的“安全帐号”上,这钱也就到骗子手里了。而我一开始就说没卡,也没丢失身份证,这把戏也就演不下去了。
看我这样,这骗子知道是诈不出油水,显然有点不耐烦了。他说那你要报警,我说你就是公安局,那我还要报哪里?是报我这里的“110”吗?他说就报当地的“110”。我说,那我现在就报,但我告诉你,刚才给你的姓名是假的,没这人。
一听我说姓名是假,那骗子知道上当,被我玩了好一阵,顿时崩溃,一下就挂机。
以后要是谁也遇上这事,也好好地玩一下骗子,话费可是他付的,千万不要错过噢!
哈哈哈!

相关推荐
来自“中级法院”的“传票”

创建时间:09-29

前几天下午,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。电话是语音自动发来的,说是长沙中级法院有我的一张刑事传票,今天下午到期了。如果我不按时处理,将会依法执行。最后告诉我,如果
一个叫拉胡尔的囚犯

创建时间:09-29

已经83岁的拉胡尔步履蹒跚地走出监狱,他是这个监狱最老的囚犯,在高墙森严的狱中度过了60年光阴。   拉胡尔获得无罪释放,是年轻法官托普卡珀在查阅了当年大量
飘扬的红被面

创建时间:09-29

老范和小马再次来到秀云家时,秀云和孩子正在吃饭,黑乎乎的饭桌上是几个干馒头和一碟咸菜条。他俩的到来显然让秀云吃惊不小,她慌忙起身,对老范说,范所长,还是没有大
签了字能反悔吗

创建时间:09-29

李奇的父亲生前是个集邮爱好者,去世时留下几大本邮票册。李奇对邮票不感兴趣,在后来的几次搬家中,他一直想把它们处理掉。   一天,李奇的同事赵毅来他家玩,无意
这个逃犯白当了

创建时间:09-29

 有个农村姑娘叫阿玉,在城里一家小饭店打工。一天晚上,她下班晚了点,在走回住处的时候,街上静悄悄的,心里不禁直打鼓。   刚拐进小巷子口,旁边就闪出两条黑影
“台州一姐”独家专访:嚣张名模老父竟是小保安

创建时间:09-29

2012年1月24日(大年初二)凌晨1点半左右,素有“台州一姐”之称的女模特陈明月,酒后驾驶一辆敞篷红色宝马车,在浙江台州闹市区追尾一辆出租车,发生严重车祸,
荒唐的感谢

创建时间:09-29

深秋的夜晚,又黑又沉,赵霞蜷缩在床上,身上感到阵阵凉意。她翻来覆去半个晚上了,正要迷迷糊糊入睡,忽然,几下轻微的响动驱散了她的睡意,好像是有人在拨弄窗户,显然
城南帮覆灭记

创建时间:09-29

风波乍起   太阳才从东方升起,年轻的刑警队长李廷波一夜好睡后早早的披衣起床。 推开窗户,只见窗外柳条轻拂,月季花朵朵含苞,他不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:又是
老开

创建时间:09-29

老开躲在成熟的玉米地里,冻得浑身发抖,他在这里已待了两天两夜了,他知道,只要他走出这片地,他就再也不会有自由或者是没命,因为他杀了人,杀了他恨之入骨的人。这两
一夜之间

创建时间:09-29

五月十五,是平原地带约定俗成的大端午。夜晚,一个酷似神经失常的,三十左右的年轻人在幸福街道上出现了。他身穿一件破烂得难以遮羞的旧雨衣,头上居然还戴着一顶半旧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