包子铺里兄弟情

包子是很多人都很喜欢的一种日常食物,但别看包子小,里面的学问可大着呢,从面、菜、肉的质量,到包的手艺,再到蒸的火候儿,一步没做到位就能在口味儿上给你体现出来,所以包包子的人千千万,却有人生意兴隆,有人经营惨淡。
  比如济兴市,全市做包子生意的少说也有几百家,但最有名气的只有两家,一家是城东的林家包子铺,另一家是城西的王家包子铺。
  这两家包子铺的经营理念完全不同,城东的林家包子铺店面不大,也就两间房子的面积,人手也只有林家夫妇两个人,更让人看不懂的是,林家包子铺每天早中晚卖三次,每次只卖三十三笼包子,多了没有,想吃的话得早早去排队,要是去晚了,花再多的钱也不给做。
  而城西的王家包子铺就不一样了,宽敞的店面足有两百平米,除了王家夫妇,还招了好几个服务员,而且每天的包子不限量,只要你肯去,不管什么时候,都会满足你的要求。
  这两家包子铺虽然经营理念不同,但在营业收入上差的却不算太多,为啥?因为林家的包子在口味儿上要比王家的包子更胜一筹,所以林家包子铺虽然店面小,但仍然是人们买包子的首选,实在买不到了才会跑去城西的王家包子铺去买。
  有不少人都劝老林:“你们家做的包子这么好吃,干吗不扩大经营?要是打破那个规定,保准能把城西那家包子铺彻底比下去!”
  老林笑笑说:“这样就挺好,干吗非要把人家比下去?”
  后来又有一家国内著名的食品企业找到老林,开门见山地说:“林师傅,只要您能把林家包子的经营授权给我们,我们保证能让林家包子迅速升值,不光全面占领济兴市,就是在全国市场也将占据一席之地……”
  老林还是笑笑说:“这样就挺好,挣那么多钱干吗?”
  那人不甘心,又接着说:“当然不只是金钱上的回报,要是将林家包子走向全国,那您就是全国的大名人了……”
  这时,老林抬起头来,说:“我建议你们去找城西的王家包子,他们家做的包子比我做的还好吃。”
  那人不可思议地看着老林,愣了半天。
  事情传开后,很多人都笑老林傻,有钱不会挣,还把机会主动让给竞争对手,真是脑子进水了!
  老林意味深长地笑笑,仍然每天做九十九笼包子,多一个也没有。
  但谁也没想到,老林这种怪到家的“坚持”,反而被一家权威杂志列为经典营销案例,说是限量销售更能勾起顾客的购买欲望。从此,林家包子铺更有名了,每天都有外地人开着车跑来排队,一尝林家包子的美味。
  不过,名声带来的不光是顾客,还有是非。没过几天,济兴市就传开了一种传闻:林家包子铺为什么每天只做九十九笼包子?因为他们家的包子加了一种特殊的添加剂,这种添加剂每天只能生产一定的量,但对人体的危害相当大。
  在这个食品安全越来越被人们重视的时代,这个传闻迅速在济兴市传了开来,引起了轩然大波。林家包子铺顿时生意惨淡。
  一些不相信传言的老顾客去安慰老林,老林不说话,只是长长地叹了口气。后来,私底下老林说:“自古同行是冤家,我不怪他。”
  老顾客们实在看不过去,就找市食品质监局和电视台记者来调查、澄清。经过好几道程序的检测,结果证明,林家的包子没有任何问题,所有的原材料都是绿色无污染,没有发现任何对身体有害的非法添加剂。
  这个调查结果在电视台播出之后,人们纷纷谴责那个造谣的人。后来在记者的调查下,终于找到了这个谣言的发源地,就是城西的王家包子铺。
  感觉受到了欺骗和侮辱的人们,第二天就联合起来,来到王家包子铺门前抗议。
  领头的人喊道:“生意场上允许竞争,但不允许用下三滥的手段造谣中伤,诋毁对手,我们强烈要求王老板出来给我们一个解释!”
  后面的人也喊道:“对,不光要解释,还要道歉!”
  “造谣中伤别人的人,必须受到惩罚!”
  人们大声声讨着,但王家包子铺大门紧闭,没有一个人敢出来。就在人们的情绪越来越激愤的时候,突然人群后面一阵骚动,人群中自动分出了一条路,只见林家包子铺的老林快步走了进来,对大家说:“大家不要激动,我没事,也不关王家的事,王家这么多年也不容易,大家就忘了这件事吧!”
  人们喊道:“他给你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,你干吗还要替他说好话?”
  “对,我们要给你讨回这个公道!”
  老林急忙摆着手,说:“我老林感谢大家的厚爱了,这片心意我领了,我真的没事,请大家不要再说王家坏话了,赶紧回去吧!”
  人们仍然不依不饶:“不行!绝不能让好人白白蒙冤,也绝不能让小人得逞!”
  “林师傅请让开,让王八蛋滚出来!”
  老林急得满头大汗,突然一挥手,大喊一声:“都别闹了!我们自己家的事,你们跟着掺和啥!”
  “家事?”人们一下子静了下来,都莫名其妙地望着老林。
  老林抹了一把汗,说:“这家店主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,因为他从小倔强,不肯改姓,所以一直姓王,但不管怎么说都是我的弟弟,我不怪他。”
  这时,去林家包子铺做调查的那位电视台记者挤了上来,问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请林师傅给我们好好说说。”
  老林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我们兄弟俩都是跟着我爹学的手艺,我这个弟弟从小好胜心强,不甘心落在我后面,所以老是怀疑我爹把手艺都教给了我没教给他,对我一直心里有怨恨。我爹知道他们娘俩儿受过不少苦,就叮嘱我凡事都尽量让着他,不要跟他争执。这次他造谣说我的包子有添加剂,就是因为看我的包子铺名气越来越大,他心里气不过,就更加怀疑我爹把绝活儿都传给了我。”
  “后来我同意让质监局和你们电视台来检查,也是想趁这个机会告诉他,我做的包子没有什么秘密,更没有什么绝活儿,只要摆正心态,别想那么多,做出来的包子自然好吃,如果把心思都用在琢磨别人身上,那做出来的包子肯定就不是那个味儿了。”
  电视台记者说:“您说的非常对,不光是做包子,做任何事都是这样,往往很简单的事,被我们做复杂了,味道儿也就变了。”
  老林沉吟了一会儿,又接着说:“我这么多年来坚持每天只做九十九笼包子,很多人劝我扩大经营,我都婉言谢绝了,你知道是为什么吗?”
  记者说:“知道,在营销上这叫‘饥渴营销’,就是通过限量的策略,充分引起消费者的关注和重视,激发消费者的购买欲望。”
  老林笑笑说:“我可不懂这些大道理。今天既然说到这儿了,那我就把这个秘密公开了吧。当年我爹知道我的手艺在我弟弟之上,就临终前叮嘱我,适可而止,不可过分贪多,断了别人的财路。所以我每天只做九十九笼包子,买不到的自然会去王家包子铺。希望他能明白我的心意。”
  记者感叹道:“您真是用心良苦啊!”
  突然,王家包子铺的大门“咣当”一声打开了,店主老王泪流满面地跑出来,“扑通”一声跪在老林面前,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  老林忙把他扶起来,连声说:“快起来,快起来……”
  老王仍然低着头,哽咽着说:“哥,是我对不住你啊,你打我吧,我就是个王八蛋。”
  老林说:“当哥哥的哪有怪弟弟的,咱哥俩儿这辈子能做兄弟就是缘分,快别哭了,老哥我看你这些年来发展得这么好,心里也高兴啊!”
  老王抓着老林的手,说:“哥,咱以后一块儿干,你再也不用遵守那个规定了,把你的手艺都施展出来吧!咱哥俩儿一块儿把林家包子做大做强!”
  这时,旁边的记者也说:“对,兄弟同心,其利断金!林师傅和王师傅联手,再现代化生产,现代化经营,将林家包子做成我们市的一个名牌儿,也是我们全市的光荣啊!”
  老林笑笑说:“你看,你们又不满足了,我们现在这样不是挺好嘛。再说,工业化生产的东西已经够多了,我还是坚持我的手工生产吧,大家伙儿想吃我的包子,不能去超市买,还得来我的林家包子铺排队。”
  老王突然对着外面的人群喊道:“为了支持我哥,我家的包子铺今天也排队!在场的所有人吃包子全免费,但必须排队!”
  “排队!排队!……”外面的人纷纷喊道。

相关推荐
QQ诡事

创建时间:09-29

一 我的哥哥一年前出车祸去世了,但我仍然习惯每天在QQ上给他发留言。 有一天晚上,我像往常一样,习惯性地在键盘上敲下了这句话—— “哥,你好吗?” “
亲亲姐姐:12岁的弟弟带你治病去

创建时间:09-29

14岁少女不幸患上了白血病。面对30万之巨的骨髓移植手术费,绝情而懦弱的父亲逃匿了!在母亲和姐姐绝望之际,12岁的弟弟勇敢地站了出来,毅然用他幼小的肩膀为这个
为了爱

创建时间:09-29

3年前,我和母亲私下约定,由我出资给小弟买套房子。   那时候,我大学毕业刚刚工作一年,工资也不高,我做出这个决定,不是没有压力,但是看到母亲谦卑而企盼的目
天堂里有没有蝴蝶花

创建时间:09-29

小妹不是我的亲小妹。 她是继父的女儿,母亲带我改嫁到许家的时候,小妹就在了。她比我小十天,我记得自己很紧张,一直牵着母亲的手,那年我九岁,小妹倚在门上甜
最后的善良

创建时间:09-29

 他是一个劫匪,坐过牢,之后又杀了人,穷途末路之际他又去抢银行。    是一个很小的储蓄所。抢劫遇到了从来没有过的不顺利,两个女子拼命反抗,他把其中一个杀了
包子铺里兄弟情

创建时间:09-29

包子是很多人都很喜欢的一种日常食物,但别看包子小,里面的学问可大着呢,从面、菜、肉的质量,到包的手艺,再到蒸的火候儿,一步没做到位就能在口味儿上给你体现出来,
清清的茉莉花香

创建时间:09-29

 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,我们本来不是哥两个。我还有个二哥,在乡下。 母亲一共有三个儿子,大哥、二哥和我,二哥在5岁那年被送了人。送的也不是别人,是父亲的大哥。大
山里的大哥

创建时间:09-29

 我的大哥,那大山里的大哥啊!命运捉弄了你,他把你早一个多小时送到这个世界,使你成了我的大哥,也给你的肩膀加上了沉重的担子和责任。    自从出生以来,强壮
平分生命

创建时间:09-29

男孩与他的妹妹相依为命。父母早逝,她是他惟一的亲人。所以男孩爱妹妹胜过爱自己。然而灾难再一次降临在这两个不幸的孩子身上。妹妹染上重病,需要输血。但医院的血液太
谁是天使

创建时间:09-29

爸在矿井下遇难后,后爸带着一个大我两个月的女儿来到我家。她跟着后爸来的那天,妈让我叫她姐姐。   她高高的个子,身材特别好看。可穿着却土得掉渣。她很不幸,她